新闻资讯 Case真实、正向、分享创造价值

当前位置:迪信管理咨询 > 新闻资讯 > 最新动态 >

读黑格尔哲学著作2 转折时代,重构世界与哲学

日期:2017-05-27 / 人气:

转折时代,重构的世界与哲学

黑格尔在他的哲学史讲演录第四卷开篇讲述所谓的现代哲学之前对这个从中世纪到现代哲学的转折时期的哲学进行了概论性的描述:

{历史}已经踏上了一个转折点。过去,基督教曾经把它的已经踏上了一个转折点。过去,基督教曾把它的绝对至上的内容放到人们的心里,所以这个内容是封闭的,其中心是个人的;它是作为神圣的、超感性的内容,与世界隔绝的。在宗教生活的对面,矗立着一个外部世界,即自然界,人的心情、欲望和人性的世界,这个世界之所以有价值,〔在基督教看来〕,就仅仅在于它是被克服的障碍物。这种两个世界的各不相涉和分离隔绝,是在中世纪搞出来的;中世纪在这种对立中纠缠挣扎,最后终于克服了对立。但是这一克服所采取的方式却是教会的腐化,宗教生活的世俗化。由于人与神圣生活的联系是存在于尘世上的,神圣生活就被人的各种欲望搞得世俗化了(肉欲的腐化作用)。在这种情况下,永恒的真理也被误放到枯燥的、形式的理智之中。

黑格尔已经意识到了转折时代必然产生新的哲学,从他的角度来说,那个转折时代几乎就是世界的转折时代了,而哲学的出现自然也是新时代的哲学。给我们的启示是,我们现在当然也处在了转折时代,这个转折时代同样是世界范围的转折时代,而不是单纯的指国内的转折时期。那么我们这个转折时代又要产生什么样的哲学呢?

如果说黑格尔提到中世纪到他的那个所谓新时代其哲学是从统一中被对立而克服,从而产生了思维和存在的对立的哲学,那么我们这个转折时代,就得说从冷战时代、东西方对立的哲学时期从新融合统一的时期。思维从分析再次走到综合,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向古老的哲学时代回归了。从肯定古老哲学正确的角度看,这就是黑格尔肯定的在基督教的哲学中也包含着永恒真理。恩格斯也曾经肯定了古代哲学在基本方面的认识是正确的。钱钟书曾经说过中国哲学早熟,我们在宋朝就有了黑格尔式的朱熹的哲学。

时代的转折不是因为思想的转折造成的,首先是时代自身发生变化。当我们从人类思想史上看到当今的哲学已经再次具备了返回古老哲学也就是整体的辩证法的时候,首先我们得看看我们这个时代的特殊之处。

这个特殊之处其实就是世界的重构。

其实在黑格尔所说的转折时代也是世界重构的时代,西方人从基督教的世界,从欧洲的蛮荒之地发现了新大陆,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这不是世界的量的扩大,而是质变。正是因为人们面对的世界变了。

我们这个时代也是巨变的时代,而之所以巨变,就是从根本上发生了重构。这个重构与二战前后,冷战前后的时代还不同。那个时代还是个分析的时代。

现在的世界的重构,体现在1经济的全球化,生产,交换,分配,流通都全球化了。当然人的流动也全球化了。虽然这个人的流动的全球化还不是很量大,但是相对于以前已经日益多了起来。比如向美国和欧洲的难民,其实就是人口的全球化流动。那不过是去新的地方寻找工作而已。这种全球化必然建立了全球的利益。而全球化的利益自然产生全球化的意识和全球化的哲学和文化,当然也产生全球化的战略。犹如当年范雎给秦国出的那个远交近攻的策略一样。可以说范雎的远交近攻是秦国范围内的全球化战略。

而全球化的意识,当然是普遍的意识,普遍的意识基于普遍的利益,而普遍的利益也就是平均化的利益,进一步说,只有在一个体系内到处平均的元素,才是真正普遍的元素。而只有普遍的元素也才是属于这个体系整体的元素。正像黑格尔认为思想曾经散布于自身整个世界里,这个普遍散布语系统的内的元素才能真正代表这个系统,与系统合而为一。这种平均的利益代表整体利益越发真切,那么这个代表普遍利益的思想意识就越具有现实性,否则就具有抽象性。马克思曾引用黑格尔的思想,越普遍的越抽象,而越庞大的体系,其体系整体对于体系的元素而言就越具有抽象性。其代表这个体系的思想也就具有抽象性、欺骗性。

比如我们一直批判抽象人性化,不是说不存在这个抽象的人性,而是因为这个抽象的人性落实到现实中的人们身上几乎就是不具有现实意义了,在这个角度上,也可以说是欺骗性的。比如全人类的爱这个概念。抽象人性论之所以在本质上是欺骗的,是因为抽象人性论说代表的利益是普遍而不平均的,或者说平均化太低,以至于在实际上感受不到了。

反之,当这个普遍利益日益能够为人们说感受的时候,这个普遍的利益的代表——普遍的意识就不再是抽象的了,而是具体了,比如在平均拥有财产的家庭,家族,公社或者社会内部。

而在现在,全球化正在从新建构这个平均化的利益,虽然我们得说这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段。但是从历史发展看,可能历史的进程要比我们想象的要快的多些。

首先就是快速交通、通信造成的超级大城市成为全球化的经济节点——这在当今我们国家,中国,也开始从新制定新城市化政策,就是打造大型的城市,而不是在让小城镇普遍化。作为全球化节点的大城市群,成为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治理方式,国家存在的方式。相对于庞大国土来说,一个大城市群就要紧密的多,容易治理的多,比如大城市群内共同的交通、教育、医疗、失业保险、就业、养老政策等就更容易体现利益的均等化。可以说在目前这个时代条件下,大城市群更容易给更多人体现利益公平化。而一个国家如果由若干个大城市群构成,那么这个国家的利益的平均化也就容易做到了。而在全球范围内,也是如此。那么此时如果出现代表普遍利益化的哲学,那么这种种哲学的理念就不会是抽象的欺骗的了,因为这有现实的利益作为基础。

这种由大城市群统领世界的局面似乎有回到了1870年之前的欧洲。而只要在这些城市群中的无产者如当年巴黎公社一样,那么世界的局面就会发生改观了。当下只要大城市群统领世界的这个局面不发生逆转,那么未来,可以预料应该如此。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制定的在城市先胜利的战略就会在全世界的大城市群中实现。这就是世界无产者再次全面胜利的经济基础的的到来。

其实所谓的反全球化,现在的睿智的学者们早已经指出那不过是在反对全球化的精英阶层,也就是资产者罢了。所以并没有真正的反对全球化的力量,而只是在全球化的过程中的不同势力在发生博弈。

全球化当然是构建新时代哲学的最为重要的经济基础,但是还不是全部。

作为哲学,作为人的认识,始终是头脑中的问题,但是以前只是用来争论的头脑中的问题现在也变形了,这是因为脑科学的进步。最近公布的科学案例就是用大脑意识来操控无人机,当然是通过脑电波。自从西方近代以来,认识论就是哲学中的一个重要问题,而我们也将唯心唯物的对立作为哲学的重要基础。但是传统上唯心主义还是唯物主义都是通过摆事实讲道理,虽然后来的认识论在西方演化为心理学。然而脑科学的进步,使意识可以直接来操控外部的力量该改变外部世界的什么,这就意味着意识和外部世界的直接性。而意识和外部世界的整个的直接的联系这就是古典哲学的基础。对自然世界,古代人的认识是万物有灵论的,而万物有灵论就是古代人们的意识和外部世界直接联系的朴素的民间的哲学,反应到了较为精致的思想就是什么天人感应、神启一类。

但是大脑可以直接和外部发生关系,与从前不同,从前的看法是建立在朴素的直观上的,而这个则是人们通过脑科学,通过对科技的进步做到的。这毕竟是现有了现进的设备,让大脑的脑波和外界可以感知大脑电波的设备的联系,大脑才可以通过意识来直接操控外部的工具来改变外面的世界。一方面人的实践能力更强大了,一方面意识的能动性也更强大了,但是意识的能动性的强大是建立在实践,主要是科学技术的实践强大的基础上的,从总的说,是唯物主义的科学技术让人们对世界的认识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改变了认识世界的大脑。这在从前是做不到的。

当意识可以直接操纵工具的时候,就意味着语言哲学的消亡,语言在意识和工具的联系上是不必要的。这就返回到了中国禅宗“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当头棒喝”那种去掉语言在哲学中的精神。而去掉语言,就是在重拾实践,这其实就是在说哲学死了——当然,这是指传统的靠概念推出概念和没有实证而只是推测的哲学。所以在面对现代科技的发展,西方的象牙塔里的少数人沙龙里游戏的语言哲学就没有存在的客观基础了,也许他们还会存在,比如说科学也是个隐喻,所有的科学最终都不过是个比喻等等,但是就算有其合理性,但是面对浩浩荡荡的科学实践的大潮,谁还会在乎这些个呢?西方的唯心主义哲学到了语言哲学这里可谓“春到荼蘼花事了。”

当然,人们对世界的认识这个课题是永远不会完结的,而人们对人自身的行为的认识也是不会完结的,这是所有的历史时期都要遇到的问题。

另一个新鲜事物的出现就是我们现在日益熟悉的VRAR等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的技术的出现。在传统上,无论是唯心主义还是唯物主义,都是人和世界的二元的关系,但是自从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的技术,其实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就是人们开始感受一个“真实”的虚拟世界。或者是在现实的空间中构造一个虚幻的世界。以前除了极个别人,我们都会清晰地意识到小说,电影,电脑屏幕、戏剧等等都是外在于我们大脑的。它们都是现实世界的部分,而虚拟现实的技术出现,会让一个从没有过的世界让我们感知的真切,从而达到假亦真时真亦假。可以说在人和外部世界中人们又增加了一个新的世界认知层次。这个层次的出现使我们人类和世界的关系变得复杂了。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我们的感受是真实的,而那个世界则是虚幻的。当然,这对传统的经验主义绝对是个巨大的打击,因为传统的经验哲学信奉的是存在即感知,也就是只要是感知到的,那么这个世界就是真实的世界。在传统上,佛学对这个可课题的解释在马克思主义之前是是最好的,佛学认为一切都是空的,都不是实际存在的。当然有的佛教流派认为世界的本质虽然空幻的但是这个空幻的世界倒是真的比如我们面前的肥皂泡可以是真实的一样。而我们的虚拟现实的技术所塑造的世界就是佛学这个流派的世界。也符合黑格尔的世界:世界不仅是经验的而且也是思想的。

当然,这也是建立在科技进步的基础上的,建立在对大脑,意识,眼科学等等基础上的,虚拟世界的出现是科学技术的深化,是人们实践能力的深化。而科技的进步不是全面对唯心主义的压制而是通过构建一个完全新的世界来体现唯物主义的胜利,换言之,唯物主义是以包容、发展了唯心主义的空幻的世界而发展了自己。

人类完成了神创造世界的人物,所有的神的存在都显得荒谬。现在看所谓的神仙神魔类的影视剧其实就是这个感觉,他们的法术在科技上早已经实现了,因此在也不显得高大上了,也再也不迷人了。而在乡野间存在的粗俗的神祗和其团体也只能以更为荒谬的模式存在了,除了起到安慰人们的心灵的作用之外,再也起不到统领世界观的作用了。

对于人类而言,这一切刚刚开始,但是我们知道这是以日益加速的速度开始的。互联网已经大大的改变了人们的世界和生活方式,而虚拟现实的技术、增强现实的技术在外来对人们的生活方式的改变之巨大更是可料的。

在这里我们还没有谈到5G时代的物联网对世界和人们之间的统一,还没有谈到当机器人代替了传统人的劳动,人们摆脱了传统的分工,必然产生新的人类这一个更为关键的问题。

总之,不论是从经济基础还是从意识形态,无论是从科技条件还是从人类自身,这个转折时代都是在全面重塑世界,自然也必然产生新的意识和哲学。

因此,全面的统一,产生全面的哲学,未来的哲学必然是世界的哲学,它反映的应当是世界的面貌,世界的前途和世界人们的认识。


编辑:迪信小楠